电商中国   /   商业  /  正文

互联网激发个体活力 云集等“灵活就业”方式受宠

  电商中国(www.ebtop.cn)2月11日消息,“早上9点至11点比较忙,这是平台打‘爆款’的时间段。下午没有那么忙了。但是,晚上的安排又会比较满,因为有时需要做社群培训。”这是靳彦华一天的忙碌节奏。

  靳彦华是甘肃省白银市会宁县人,目前并无传统意义上的正式工作。2017年9月,她注册了云集会员。她告诉记者,目前,她每月可通过云集平台获得2-3万元的收入。

  和传统电商不同,云集是一家由社交驱动的精品会员电商。云集会员不仅可以以优惠价格买到心仪的商品,还可通过分享、推荐商品并达成交易,获得一定额度的报酬。在云集上,像靳彦华这样以兼职或“全职”身份获得收入的会员,并不在少数。

  近年,快速发展的互联网,催生出大批“灵活就业”群体,如出行领域的网约车司机、城市生活服务中的外卖小哥、直播平台诞生的“网红”等。云集这样的会员制社交电商平台,为新型就业、“灵活就业”增添了新选择。

       互联网释放个体商业力量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,受政策推动和民间推动,个体经济逐渐成为中国经济蛋糕的重要组成部分。而随着互联网产业在中国的蓬勃崛起,个体商业力量的价值得到进一步的释放。

  以上海为例。根据2018年上海第八次职工队伍状况调查数据,上海新型就业群体已经超150万人。一些新兴的市场主体以小微企业为主,用工方式特点表现为工作地点不固定、工作时间更灵活、工作完成方式更具自主性。这些岗位包括快递员、送餐员、“网约司机、网约厨师、网约主播”等。

  2015年5月,云集在杭州成立,并在电商盘踞的市场中,另辟蹊径开拓了一个新蓝海。云集崛起的背后,是智能手机的普及和微信等社交媒体的崛起,更在于长期未被释放的个体商业力量得到释放。

  根据云集的财报数据,截至2019年9月末,云集拥有会员1230万。云集会员中95%为女性,其中又有86%为已婚有孩的“宝妈”。

  “在中国目前主流的家庭分工下,妈妈群体承担了诸多家务,还是整个家庭日常消费的决策者和购买者。在云集上,‘宝妈’们不出家门也能获得一份收入。”云集相关业务负责人对记者表示。

  前文提到的云集会员靳彦华也是一位3岁女儿的妈妈,从事工程方面工作的丈夫对她在云集上“灵活工作”予以支持。

  “在云集上,我可以比较灵活地安排时间。”她表示,除了获得体面的收入外,成为云集会员的两年多间,她也通过云集认识了来自不同城市、从事不同工作的朋友,“我的交际能力、个人视野,也得到了很好的提升。”

  “‘赋能全球供应链,服务百万创业者’是云集的一个愿景。我们希望,通过寄合个体信任,推动零售迭代,也让更多人在云集上不仅能够获得收入,成就自己的一份事业,实现自己价值。”上述云集相关业务负责人表示。

       非常时期,“还好有云集”

 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,线下实体零售、服务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,尤其是在这场疫情的“中心”湖北武汉。

  家住武汉市江岸区的云集会员贺芬芬与丈夫开了一家餐馆。但是,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,他们这家在医院附近的餐馆不得不关门休业。幸运的是,虽然餐馆的收入暂时中断了,“还好我们还有云集,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一份收入。”她介绍。

  2016年12月,贺芬芬生完二胎,“感觉在大城市的生活特别无助,就特别想去闯,闯出一片天空。”经过多次尝试后,她成为了一名云集会员,“遇到云集,成了我人生的一个拐点。”

  云集独创的“六朵云”服务模式,一站式为云集会员解决物流、客服、供应链、内容、IT系统和培训等问题,让诸多试图尝试通过电商平台“轻创业”的人,少了后顾之忧。贺芬芬和其他千万会员一样,在疫情期间也能享受到云集的相关商品服务。

  她表示,自己一个月可通过云集获得1万多元的收入。除了她自己,她丈夫也是云集会员。在当前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“非常时期”,这对“会员夫妇”通过云集,让生活多了一重保障。

  上述云集相关业务负责人向记者分析,电商业务是一项民生服务,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当下,更是老百姓基本生活的重要保障。“我们将同心协力,为抗击肺炎疫情贡献力量。”疫情已经导致春节后复工返岗时间延期,云集已经通过全员“云办公”等方式,实现了公司业务的正常、稳定进行。

  据悉,在公司业务获得快速增长后,2019年5月,云集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,在业内被誉为“中国会员电商第一股”。根据云集发布的财报数据,2019年第三季度,云集GMV从2018年同期的人民币54亿元增至92亿元,同比增长69.8%。云集正在不断推出更多的服务,满足用户的需求,服务1亿中国家庭的消费升级需求。

<--评论 end-->
热门推荐

© 2016-2018 EBTOP.CN 版权所有